日喀则汽车网

当前位置:

坚定不移地和娘炮站在一起

2019/11/09 来源:日喀则汽车网

导读

1风骚是权利意志的另一面。尤其是男人风骚。在我们不太长的人类历史中,男人风骚始终不被容忍。今天无数文艺青年的偶像王尔德,放在今天,也

坚定不移地和娘炮站在一起

1

风骚是权利意志的另一面。尤其是男人风骚。

在我们不太长的人类历史中,男人风骚始终不被容忍。今天无数文艺青年的偶像王尔德,放在今天,也是个标准的不为国家和老男人认可的娘炮。

早年在伦敦,王尔德喜欢穿着女式猩红色天鹅绒短上衣,下身穿着短裤套着黑色长统丝袜特别显眼,脚下还要在穿一双女式高跟皮鞋。

即使在女性主义的起源地英国,王尔德招摇过市也是对权利意志的一种挑衅。

风骚式的唯美,是一种向下讨好,是对权利的反叛。而权力更热衷于所有人都变成同构性的强权动物。

因此,那些所谓的粗糙、野性、阳刚,本质上是权利审美,是气力展现,是一种压迫诉求而不是审美诉求。

更别说,在人类某些国家的更残酷历史时期里,让所有人都当太监才是标准审美。虽然在那些红色海报里,男人都有铁一样的臂膀,女人都有坚毅的脸庞。

审美没有高低,但权力却热中制造高低。这就是为什么某社要专门为“娘炮”大动干戈的缘由。

2

其实特别不想参与娘炮话题的讨论。直到今早豆瓣上看到一个帖子,“你们骂了他这么多天,却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微信上没找到怎样插入外部链接,我来复述一下。在最早叫嚣着要除4害把娘炮们给消灭掉的那篇爆款文章里,插入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出场的选手是这位:

坚定不移地和娘炮站在一起

在大家快要把这位选手骂到历史的耻辱柱上时,有位豆瓣网友发现,这位叫周锐的选手,在豆瓣上曾为自己长得“太美”而饱受困扰。

比如说,曾主动发帖说,“我1笑起来就让人感觉特别的娘炮…这是为什么”。而从2014-2015年,途经的豆友夸他“美男子”、长得“漂亮”的答复,他都不厌其烦一个个地去回,“我是男的,别说我美了…”

并且,周锐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偶像练习生。做过记者,辞职组建朋克乐队,乐队解散后参加过男团,又由于不认可偶像团体的工业逻辑,付出代价解约。

我又去搜索了他的豆瓣账户和现在的mv看。说实话,有点儿痛心。

一个豆瓣上喜欢听扭曲的机器、痛仰的长沙朋克青年,乐队时期最大的成就是为逃跑计划做过暖场乐队以后再无声音。转身在中国的偶像加工厂里沉浮之后,现在写一些不痛不痒的海边度假的电音流行乐。并且,终究周锐的粉丝们,对他的爱称还是“周美人”。

如果要总结周锐的故事,应该是:一个天生美男子不甘心俊美,数次挑战失败后,无奈只得认可文娱界规则,成为男色消费的一部分。

这其中,个人有错吗?

并且,与命运做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抗争,难道不比那些吸烟饮酒打女人的老爷们要大胆1百倍?

3

很多人热衷拿早年的港台明星来作对比。昨日的明星们各有风格,而今天的鲜肉们千篇一律。

这是不可否认的客观现实。但现实改变又有更多缘由。

所谓娘炮,是模糊性别特点的审美标准,其本质是低龄化审美。人在青少年时期,都会迷恋被涂抹过的、单纯颜值上的唯美,而关于所谓气质、阳刚乃至安全感等等认知,是人社会化以后的产物。

那些惨白脸、修眉毛的小鲜肉,是为了讨中学生欢心,但成年人标准看,未免就显得单薄而诡异。

而这类小鲜肉文化成为流行工业的主流,则是技术渠道的变化,使得代际权利产生了转移。在现代流行工业中,网络才是制造小鲜肉的最适合舞台,而互联网时期最早享受与活跃的,恰恰都是年轻人。

年轻人享有的技术接近优势演变成文化话语权,就制造了今天小鲜肉霸屏的现状。

今天反对娘炮话题居然如此火热,是中年审美向少年霸权的一次挑战。中老年和青少年在过去十年间,一边守着电视台,一边守着B站和网络视频,互不打扰。但此时此刻,如果一个中老年人打开网络视频看综艺,发现全是金发碧眼的小男生,自然会有被侵犯的愤怒感。

文娱从业者理应意想到,这又是另外一次变化的标志。这次变化,是与渠道流量下沉、互联网普及中老年同步的。

接下来,如果要制作爆款,就不应该再在小鲜肉的红海里拼杀。制作几款符合中年人审美的综艺节目和电视剧,才是潮水的方向。

4

大众流行工业是人类商业民主化的浪潮遗存。

观众爱看什么,这里就有甚么,观众厌倦了什么,流量自会迁移。这是一套可能会落后但不太会失效的自调理机制。

就像超级女声和创造101,投票的真实感觉再虚幻,那也是一种权利欲和参与感的满足。

李宇春是人民的选择,杨超越也是。如果没有流行文化的赋权,我们就会在春晚上看到铺天盖地的德高望重艺术家,拿着人民的补助喂人民吃屎。

不然,难道让孩子们去看抗日神剧里的大英雄?去歌颂我们工人有力量?

多数情况下大家说的阳刚,是不由分说的霸权展现。而青少年天然反感被压迫,被肌肉秀一脸。

骂他人娘炮,却转身就去替刘强东辩解,认定男人只要有权有钱有肌肉,就能霸王硬上弓,自己不反思是否是活成了权利动物,倒要责怪年轻人沉迷于自己票选的小鲜肉。

别忘了,人民需要出格的、衰弱的、夸大的病态,才能对抗房价、通胀和民族唱法。

所以,我坚定不移地和娘炮站在一起。

题图为荒木经惟

为何要加入坏雷达的知识星球?

由于我们都是有文化有情操不喜欢油腻也不喜欢鲜肉,左右没有中意横竖没有偶像还没事爱矫情有事难伺候的人。

由于我们要和有趣的人站在一起。

男人服用伟哥有哪些危害

植物viagra

药店伟哥价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