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汽车网

当前位置:

社交网络可能真的要变天了写在谷歌推出GoogleChat之后

2019/11/10 来源:日喀则汽车网

导读

简介:谷歌做社交产品已历时多年,失败了N个产品,聘请了N个“天才”,但最终绝大部分都铩羽而归,在新推出Chat和Arcade等社交产品之后,

简介:谷歌做社交产品已历时多年,失败了N个产品,聘请了N个“天才”,但最终绝大部分都铩羽而归,在新推出Chat和Arcade等社交产品之后,谷歌能颠覆传统的社交网络吗?

社交网络可能真的要变天了写在谷歌推出GoogleChat之后

来源|小商帮科技

公众号| xiaoshangbang

作者 | 左刀

1、

贼心不死的谷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社交布局,比如,他们请到了一名年仅21岁的天才CEO——13岁成名,17岁受邀进入Facebook的Michael Sayman,来担纲一家社交游戏创业公司Arcade的创始人。

这很容易让我想起在两年前,谷歌聘请了声名狼藉的变态社区4chan的创始人,同样是年少成名的Chris poole加入谷歌担纲匿名社交产品的开发。只不过,那一次Chris poole加入谷歌以后,变成了“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各路大神加入谷歌做社交产品之后,遭受往往都非常相似,那就是失败!

除Arcade公司之外,谷歌近期推出的更加重量级的产品则是聊天软件Google Chat,外界一开始对其解读是对标苹果的iMessage,但这款产品的定位显然要更加有野心的多。

说的直白一些,这个Chat希望能取代运营商的短消息按钮(未来可能取代电话),从而成为能够对标WhatsApp、Messenger和Viber这样的产品(这与我们在之前一篇文章《腾讯的真正危机:微信会不会被颠覆?》中提出的设想是一致的)。

实际上,Google Chat已经不但仅是谷歌的事情,而是一个同盟的事情。目前,Google Chat联盟处于快速壮大发展的状态,大家来感觉一下:

社交网络可能真的要变天了写在谷歌推出GoogleChat之后

仔细看一下,运营商中,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郝然在列,而手机厂商中,华为、中兴、联想等国产平台也位列其中。

目前,这个联盟照旧在扩大当中,不管各方协调的困难如何,这已是一个积极的开端,最少,全球这么多主流的运营商其实不排斥,而国内除移动以外的联通和电信也并不排挤,这代表了合作的可能性。

那么,这一次,谷歌Chat会不会像他们以往的产品一样,悄无声息的走向失败呢?

2、

在今年的谷歌 Google I/O 开发者大会上,有人形象的表达了对本次大会的不满,那就是:常常从“哇”开头,然后从“哎”结尾。

实际上,谷歌在社交网络产品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从“哇”开头,从“哎”结尾的悲惨故事。

我们先来按照时间顺序大概盘点一下这些年被谷歌自己做死的社交产品:

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社交网络软件Dodgeball,2007年关闭

“Email、微博和即时通讯的混合体”Google Wave,2010年关闭

社交及通信工具Google Buzz,2011年关闭

社交和日常生活信息搜索引擎Aardvark,2011年关闭

IM工具Google Talk,2013年被环聊取代,2017年正式关闭

地理位置社交分享服务Google Latitude,2013年关闭

在线社区Orkut,2014年关闭

社交分享工具Schemer,2014年关闭

运用内社交分享工具Space,2017年关闭

还有停止开发的Allo(主打人工智能+谷歌助理的IM软件),发展一般的Duo(视频聊天软件)和YouTube 社区(YouTuber与粉丝沟通行互动)等等。谷歌在社交相干的产品上真是屡败屡战,包括之前风风火火的Google+,现在数据方面也已很久没有公布了,流量大幅下滑是大几率事件。

这就意味着,如果从强关系来着手改变社交网络的格局,难度是非常大的。

国内的巨头们也曾开发出对标微信的产品,虽然由于用户基数大,开始时有很多人使用,但最终都失败了。典型的如阿里的来往,网易的易信等。谷歌也一样,开发了一个跟Facebook很像的Google+,虽然一开始用户数量出现了增长,但缺乏“爆款”的功能,因此始终没有走出Facebook的阴影,其负责人冈多特拉也在2014年离开谷歌。

虽然Google+目前仍然活着,但影响力已大不如前,基本上,这是一款对Facebook毫无威逼的产品。

在经历了众多的失败之后,Google在近期推出的Chat和进入游戏社交领域的Arcade就没有那么显眼了,由于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会是谷歌众多做不起来的社交产品中的另外两个。

那么,Chat和Arcade公司会有机会吗?

3、

Facebook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构成了自己的产品矩阵,包括强关系的Facebook,极简沟通交流的产品WhatsApp,Messenger和图片社交产品Instagram等,此外,Facebook擅长于从全球的同行中进行“模仿”,通过收购或抄袭,将竞争对手挤垮,或让竞争对手难以做大。

美国的Twitter,Snapchat,中国的微信等,全都没有逃过Facebook的魔抓。为了让产品部门安心,专心的抄袭,小扎赤膊上阵,在内部设立“早鸟”(early bird)预警系统,专门打了一个口号:“别因为骄傲而不屑于抄袭!”(Don't be too proud to copy),“早鸟”专注于抄袭或者收购各类社交企业,包括刚刚诞生的小型企业(参考小商帮科技(公众号:xiaoshangbang)文章《Facebook作过哪些恶?》)。

基本上,全球市场中,除了少数特殊地区,比如中国、日本、部份欧洲和东南亚国家之外,绝大部分地区都没法逃过Facebook的魔抓,我们在《腾讯的真正危机:微信会不会被颠覆?》1文中,放过这张图,大家感受一下(绿色是WhatsApp,蓝色是Messenger,深绿色是微信):

社交网络可能真的要变天了写在谷歌推出GoogleChat之后

从图上来看,Facebook系列的产品几近已到了不可撼动的格局,但这次,谷歌没有再进行正面的冲击,而是发现了两个打击点:

1、运营商

2、游戏

手机短信业务诞生于1992年,至今已有20多年的历史,这20多年来,短信创造了超过5000亿美元的收益。在智能手机普及之前,人们通过手机使用最多的沟通方式就是电话和短信。

我们感受一下当年的数据:2001年全国手机短信发送量为189亿条,到2005年就已经达3046亿条。而节假日短信增长更为明显。2006年春节7天长假全国手机短信发送量就达120亿条左右,按手机短信每条0.1元计算,120亿条短信就创造了12亿元的财富,如果加上以短信方式下载铃声、笑话、图象等增值业务的收入,说短信成为了运营商的摇钱树是丝毫不过分的。

这个好日子在2011年微信诞生之后,就开始每况愈下了,现在,普通人可能一个月也发不了几条短信,但微信却成为了平常沟通必备的产品。除充当通知和广告工具以外,短信的用处已愈来愈少。

社交产品对运营商而言打击非常大,特别在竞争较为充分的市场中,很多运营商的生存成为了问题。

运营商也不是没有想过对抗微信,比如说中国移动曾推过融会通讯业务,号称是微信+通讯录的产品,终究由于推行不利而告终,电信和网易曾经推过易信,最终也因为模仿微信,缺乏杀手级应用而宣布失败。

实际上,移动的这个融会通信业务跟谷歌这次的Chat就很像了——直接把短信替换成自家的社交产品,与通讯录完全融合,这个思路非常的牛,由于如果每部手机的短信都被换成了类似于微信(确切的说是类似于WhatsApp)的产品,发信息不用付费,还可以发语音,图片,视频,都不需要收费,甚至后续连通话都不收费,那么他比起微信的优势就很明显——速度快,通话质量好,而且与通讯录打通,沟通非常的便捷。——要知道,在微信中,很多人都把名字给换了,很多时候你打开后根本不知道谁是谁,给沟通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另外,随着微信用户数量的不断增加,朋友圈中出现了太多你不想看的东西,一款简洁的,只用于沟通的产品就非常的有必要。

这也是Facebook为何要做Messenger,和巨资收购WhatsApp的原因。人们需要Facebook这样的巨无霸作为强关系的纽带以及信息流的产品,但人们同时还希望有更加简洁的纯沟通工具。

然而,国企的作风和“吃独食”的心态,注定了移动融合通讯产品的失败——要做好这样的产品,各方的利益必须协调好。比如像谷歌那样,要把短信的位置换成一个类似于WhatsApp的产品,首先运营商要同意,然后手机厂商要同意,最后操作系统提供方要同意,缺一不可。此外,运营商和手机厂商要尽量做到主流的都覆盖,操作系统方面要涵盖大部分的用户,并且要考虑到桌面端,因为很多人会在上班场景使用。

谷歌这次主推这样的一个Google Chat同盟实际上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举动,联合所有能够联合的第三方,包括运营商、手机厂商和操作系统提供商,共同对抗社交巨头Facebook,由于Facebook吸引走了太多的时间,切割了太多的广告费用,并且随着Facebook的不断壮大,已开始正面腐蚀各类厂家的利益。

国内的情况也是如此,微信小程序推出以后,10大手机厂商在今年罕见联手,共同推出了快应用来进行应对。原因很简单,小程序将会侵蚀应用分发领域的大部分利益,这是手机厂商不能忍受的。

既然谷歌的Chat联盟已组建,剩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技术本身,而是各方利益的谈判,一旦利益分割的条款能够达成,那么Google Chat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4、

对于一款社交产品而言,有三个非常重要的要素:关系沉淀、信息和交互。

另外,通讯录中的朋友基本上都会是实名制,这就避免了社交软件各种“花名”导致的傻傻分不清的情况,沟通更加的有效率。

而信息传递和和交互方面也没有任何问题,Chat支持文本,图片,语音,视频等各种主流信息的传送,交互方面会和微信没有本质区别。

跟短信一样,信息来了之后,会在手机中出现一个提示标,表明有新的信息,从而促成大家去点击。

这完全可以替代WhatsApp或者Messenger,而且由于是运营商和手机厂商和操作系统方联合定制的,产品的响应速度,传输速度等方面都会非常的快,更重要的是不需要安装,直接用,这对新增的用户而言尤其方便。

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在全球而言,如果同盟足够大,意味着用户根本不需要去下载各种琳琅满目的IM软件,直接用手机上的就可以,这将打破各种壁垒,比如装了WhatsApp的美国人和装了Line的日本人,虽然互相有手机,但很难通过两款软件沟通,但如果双方的手机都加入了这1联盟,那么相互就可以方便的进行沟通。这时候,IM软件明显会遭到打击。

大家可以发现这里的便利之处:简洁、方便、跨区域,跨软件,凡是同盟中的手机,都可以方便的进行沟通。

一旦Google Chat同盟的利益分配谈判获得成功,那末Chat将会真正威胁到全球的IM产品。

有人认为,Google Chat本身是不是能成功其实并不一定,而即便成功了,与Facebook强大的功能相比较,最多也仅仅是补充,而不能代替。

我想说的是,Google Chat的难点在于各方的谈判,但随着社交产品不断挤压运营商和手机厂商的份额,也在挤压着Google这样的公司的广告份额,三方达成一致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一旦达成一致,哪怕是在某个区域,比如某个小国家进行试点,Google Chat的上述优势就会显现:简洁、方便、跨区域,跨软件,只要知道对方的手机号或者唯一的ID(需要制定标准),就能够与对方进行沟通和联系,不需要下载安装第三方IM软件。

而如果IM产品被攻陷,你觉得对Facebook会有影响吗?肯定会有影响啊,由于这是直接对标WhatsApp和Messenger的产品,一旦攻陷,Facebook直接会少了至少20亿的聊天用户群,而且没有这些聊天记录,怎么做Facebook的精准广告生意?关键还在于,如果Google Chat真的在未来发展壮大了,还可以直接对标Facebook和旗下的instagram,影响到Facebook的根本。

所以说,别小视这个当前功能极其简单的Google Chat,一旦成功让大部分的用户养成了使用习惯,对Facebook将会产生革命性的颠覆。

而获利的,固然是联盟中的运营商、手机厂商和操作系统方,除社交软件方之外,皆大欢喜。

5、

在谷歌的这个联盟中,占据上游的是谷歌和微软这两家操作系统公司,尤其是谷歌,由于IM产品主要会在移动设备中使用,如果后续加入苹果的iOS,也照旧会是美国人牵头的项目,底层的数据其实掌握在美国人的监控之中。

虽然各个国家和地区的运营商,手机厂商等也会从中获利,但无法掌控完全的数据资源,而这,是谷歌这家以广告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最为看重的。

对中国的厂家而言,这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

我们可以直接加入联盟,并且在未来分享联盟产生的效益,但这并非上策,因为最肥的利润被别人拿走,而且如此巨大的数据掌握在谷歌为首的美国企业手中,其实不符合国家的策略。

最好的方法是:我国自主建立相干的联盟,并采取自主IM软件,自主操作系统,在国内先行推广和试用,未来,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在技术水平到达较高水平之后,适当放开与谷歌联盟的对接,从而不用下载任何IM软件就能与世界进行沟通。

最少,这对外贸业务会有极大的帮助,比如说,你要跟日本人做生意,你可能需要下载一个line,跟美国人做生意,下载一个WhatsApp,跟欧洲人做生意,下载一个Messenger,跟韩国人做生意,下载一个kakaotalk,现在,统统不用下载,手机短信的位置打开,直接全球沟通,乃至未来可以全球免费打电话,是否是觉得特别方便呢?

对于谷歌而言,Google Assistant在本次开发者大会中表现惊艳,打电话已经可以以假乱真,而Google AR/VR、Google翻译技术一直也在业内处于领先位置,如果未来Google Chat同盟真的能做到全球一体化,那末加上VR和助理、翻译等技术,谷歌的“地球村”将会出现,届时,全球各地的任何人,都可以在VR中相遇并直接沟通,甚至没有语言障碍,而谷歌助理会帮助你瞬间了解各种文化和风俗,各种股价和外汇牌价,甚至帮助你与对方直接沟通,计算好所有需要计算的部分。

这就回到了开头,终极的沟通形态中,游戏难道不是一个最好的载体吗?想一想《头号玩家》吧!

来源|小商帮科技

公众号| xiaoshangbang

作者 | 左刀

0_10_印度神油官方旗舰店

伟哥含片官网

购买枸橼酸西地那非

印度神油官方

标签